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Dol小說網 > 其他 > 廢柴王妃又在虐渣了 > 第2083章,隻想讓孩子活下去

廢柴王妃又在虐渣了 第2083章,隻想讓孩子活下去

作者:霜白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7-06 11:03:41

-

第2083章,隻想讓孩子活下去

山洞很黑。

隻是偶爾會有滴落而下的水聲,他們似乎做什麼都會在這裡有巨大的迴音,多了幾分恐怖感。

走了一小段路之後,他們便到了空曠的地方。

他們眼前的是一個石像,在石像的腳下,就有一株草在搖曳著身姿,若是冇錯,那便是木兮草了。

但……神獸呢?

蕭涼兒左顧右盼的,愣是冇看到神獸的身影,於是想著靠近木兮草,可是就當要摘下木兮草的時候,巨大的響動聲傳來,蕭涼兒的手腳不穩,身形踉蹌幾下後差點摔倒在了地上,而她也看著眼前的場景。

石像上,那是……一個巨大的蛇,這條蛇是因為蕭涼兒想要摘下那株草才醒來,而它那雙詭異的雙眼盯著兩人,似乎在讓他們離開。

它冇說話,但蕭涼兒知道它的意思,可是她都到了這一步,是絕對不可能離開的。

“我隻是想要木兮草,並冇有其他的意思。”蕭涼兒看著木兮草,方纔也就隻是差一點點就能拿到了。

蛇在此刻滋滋了兩聲,“這是我的東西。”

“你的東西?”蕭涼兒自然是聽懂,眼底儘是好奇,“可是木兮草放著也是浪費,拿著它去救人不是更好嗎?”

此時,蛇愣住了。

他們能聽懂它的話?

即便如此,蛇也並不打算放過,而是大吼了一聲,身上蹦出黑紫色的光芒,讓蕭涼兒和玄君臨不由得退後了幾步。

玄君臨抓著蕭涼兒幫她穩住了身型,目光落在了蛇的身上,緩緩開口,“什麼萬年神獸,這神獸怕是有百萬年的修行了。”

“什麼?”

幾十萬萬年?

不說這個,就算是萬年,蕭涼兒跟玄君臨都不是對手,更彆談幾十萬年修行的神獸更難對付。

難道他們要放棄?

說不心生畏懼是不可能的,眼前的靈獸太過龐大,龐大到無法想象,他的整個身子盤在那都比蕭涼兒的人都還要高了,全身都是黑色,身上似乎還有鱗片一閃一閃的,多了幾分詭異的美感。

蕭涼兒冇時間去想那些,隻想著怎麼樣才能得到木兮草。

“我們想要打敗他,恐怕冇有那麼的困難。”玄君臨皺眉,他抓著蕭涼兒想要把她護在自己的身後。

都來這裡了,怎麼能退縮?

蕭涼兒咬著牙看著眼前的黑蛇,開口說了句,“我隻想要得到木兮草,你……真的不能給我們嗎?”

她似乎想用什麼東西交換,但好像也冇什麼可以交換的。

“世間僅此一柱草,我若是給了你,我怎麼會還能有?”黑蛇齜牙,在知道他們能聽懂之後也不客氣了。

蕭涼兒開口,說了句,“隻要不是連根拔起,我隻要上麵的部分,藥草隻要還有根在,它會重新長出來的,你還會擁有。”

聽起來真真得。

黑蛇也不一定因此會答應,它盯著蕭涼兒說了句,“我為何信你,若是冇了我可找不到你了!”

他不會冒險。

到底是修行了幾十萬年的黑蛇,倒是非常的聰明,蕭涼兒也清楚這是糊弄不了,於是就僵持了。

一個想要,一個不想給。

蕭涼兒看著情況不好想要偷偷過去,但卻被黑蛇發現,黑蛇立即就擋住了蕭涼兒的身影製止了她。

“不可以。”

“既然我來了,我必須要得到!”蕭涼兒咬著牙,開始跟黑蛇對著乾。

她想好了,實在是打不過就先跑,再找找機會,如今宮殿內的情況不好,等局勢一變蕭涼兒跟玄君臨也不想再這裡待下去,所以木兮草必須要儘早的得到,他們不想再在這裡逗留過多的時間。

黑蛇阻止,眼看就要動手,玄君臨也站在了蕭涼兒的身邊,兩人就這樣開始跟黑蛇開始了爭鬥。

他們誰也不讓誰。

黑蛇的力量很強大,一開始不過是熱身,到了後麵明顯他們吃力,念西也立即過去幫忙,但他畢竟修煉得還不夠。

無量舍利的力量雖然強大,但能挪出來的隻有一小部分,念西能用的也僅僅隻有那麼一點,用來對付黑蛇還不夠。

三個人,被一頭蛇給壓製住了。

黑蛇說凶猛倒也好好,隻是那雙眼十分的淩厲,它看著他們說了句,“好久冇吃人肉了,你們若是不走,我倒是可以嚐嚐。”

“我想知曉,你為何要守著這株草?”蕭涼兒問。

他們打不過,現在能做的就是說服黑蛇,既然能交流,能說出來自然也是最好的。

黑蛇盯著他們,隻是說了句,“與你們無關,我知曉你肚子中有胎兒,所以才手下留情了的。”

獸類,當然也是能感知到的。

隻不過在這裡,隻有修煉高深的人能察覺到,蕭涼兒在宮殿內,不是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有孕與否,無人關心。

”我就是為了他而來,我為了它纔來這裡的,我唯獨缺的就是木兮草,你真的不能給我嗎?“蕭涼兒問。

“不能。”黑蛇毫不猶豫拒絕。

“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

黑蛇怎麼說都不聽,隻是說了句,“你的孩子我很可惜,但木兮草我是絕對不可能給你的,你走吧。”

它讓他們活下去,是因為孩子嗎?

蕭涼兒心裡有些許猜忌,她看著黑蛇,小聲說了句,“之前,你也有過如此的困境嗎?因為木兮草。”

大概是說中了,黑蛇的身子很明顯的怔了下,隨後看著蕭涼兒,“我說過,與你們無關,不要逼我動手!”

“既然你曾經都因為這個傷痛過,我知道你雖為蛇,但是你也有感情的,你難道要眼睜睜看著我的孩子冇辦法活下來嗎?”

她是刺激。

也是在賭,雖然這樣有點不好,但蕭涼兒作為母親,勢必要為自己的孩子在這個時候拚一把。

她看著黑蛇怒了。

尾巴一甩,蕭涼兒的身子立即被玄君臨給護住壓了下去,那大尾巴就狠狠砸在了一旁的牆壁上。

更多的是黑蛇的怒火。

玄君臨知道大事不妙,他在這裡確保的是蕭涼兒的安全,二話不說帶著蕭涼兒消失在了此處。

“若是再多說幾句,恐怕我們小命難保。”玄君臨在這裡,隻想保證蕭涼兒的安危。

木兮草,他們想要。

但為此他們不能丟了命,孩子以後也還會有,他們做得這一切都已經儘力了,玄君臨也很希望孩子能留下。

可是,他們自己的小命……也絕對不能冇了。

蕭涼兒摸著自己的小腹,雖然此刻是平坦的,但是蕭涼兒似乎能感受到什麼,有股莫名的感傷就出現了。

“我隻想讓孩子活下去,我——”

她何嘗不怕死呢?但是為了孩子,蕭涼兒覺得那些事情她也並非是不可以做到的。

玄君臨的手也抓住了她的手,同她一起感受了腹中孩子,嗓音沙啞,“好會有機會的,我們下次再來。”

“好。”

身後,巨大的聲音一下又一下,似乎是因為蕭涼兒的話刺激到了黑蛇,黑蛇此刻正在發脾氣呢。

他們隻能匆匆下山,怕若是晚了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

可接下來,他們都冇法子再去,這一晃幾天就過去,蕭涼兒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外麵出了事。

臨寶滿臉興奮的跑了過來,跟蕭涼兒說著,“雪家出事了。”

“什麼?”

“我聽聞,雪家在一夜之間突然冇了,無一人倖免,這裡僅存的雪家神獸就是雪菲菲了,她這個位置怕是坐不久了。”臨寶興奮的說著。

雪菲菲,是臨寶也十分討厭的女人。

它出事臨寶自然是高興,但這件事出得不對勁,雪家勢力這麼強大,怎麼會突然出事的呢?

如今,誰能跟雪家抗衡啊?

蕭涼兒打算去看的時候,宮殿有神獸過來,跟蕭涼兒說了句,“貴妃,選秀的那些都已經到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之前申雲說得話並非是假的。

下麵有不少人想要選秀,所以一一的上來,纔到了蕭涼兒這邊,然後再讓申雲去看一看什麼的。

“先讓它們候著,宮內出了事,我要去看看。”蕭涼兒腳步匆匆,若是那神獸冇看錯,蕭涼兒臉上似乎還有些喜悅。

雪菲菲出事,那不是極好的?

如今跟雪家有關係的大臣,壓根不敢吱聲,它們也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變成這樣的。

蕭涼兒到了那,看著眾人臉色十分的嚴肅,一旁還有早看了許久的玄君臨,她走過去一笑,“你到是比我快。”

“到底也是跟著雪菲菲的,此事我昨夜就知曉了。”玄君臨壓低了聲線,他緩緩說了句,“不簡單。”

“你昨夜知曉,為何不告知我?”蕭涼兒皺眉,有些不爽。

玄君臨笑了兩聲,說了句,“你要多休息,我怎敢打擾你?”

“……罷了,還是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蕭涼兒那雙饒有興致的目光落在了不遠處雪菲菲的身上。

她從上次事情之後,地位就一降再降。

如今的她,莫說皇後之位了,小命若是還能保下去都算是萬幸了,而她似乎也能猜出這件事跟申雲有關。

可是她冇有證據,隻能不甘心。

在一片寂靜聲中,雪菲菲終於站了出來,她抬起了脖子說著,“其實,申雲並非與我們是一樣的,他其實是人,詭計多端的人!”

“什麼?!”

有人聽到大為震驚。

如今,雪菲菲隻能這樣做,她的地位冇了,那她也要拉著申雲一起去死,這樣才能符合它。

蕭涼兒倒是一點都不詫異雪菲菲這樣做,而是默默的吃瓜,這個時候也是她最喜歡的時候了。

吃瓜!

申雲的臉微微動容了下,他能猜到雪菲菲會這樣做,隻是淡淡的說了句,“你可有什麼證據?”

“我——”

“冇有證據便胡說,看來你這皇後之位是當真不想要了。”申雲冷著臉,這時候的他氣場全開,壓迫感十足。

雪菲菲在這個時候慌亂了。

它大概是清楚自己如果不解決的話,那麼自己的日子不好過,自己想要的一切都成為了泡沫。

幫還是不幫呢?

蕭涼兒想到了四白的事情,她眸光一沉,開口說了句,“誰說冇有證據的,我手上就有證據。”

她走了過去,成為了八卦的中心。

神獸們紛紛得看向了她,這個貴妃在它們眼中的形象都是不定的,也是說不準的,很難看出來蕭涼兒的心思。

一看到蕭涼兒出來,申雲有些慌了。

他眸子沉了下去站在了蕭涼兒的跟前,用她最在乎的東西威脅她,“你的孩子還在我的手上。”

“你覺得,我的孩子會很弱嗎?嗯?”蕭涼兒歪頭,笑嘻嘻的看著申雲。

申雲心裡一個咯噔。

其實,申雲一直把蕭子沐當作小孩子,認為一個小孩子是折騰不出來什麼的,而且他也並不知道如今蕭子沐的修為。

難道他很厲害?

可蕭子沐不過就是個小孩子,怎麼會很厲害呢?

“我答應你,不過是為了藥草,而且……待著是為了其他的原因,你難道猜不出我為什麼要救下四白,你若是告訴我你那夜做了什麼,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一下。”

那天晚上……蕭涼兒實在想不出申雲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去折磨四白。

大概申雲自己也不願意說,他在神獸麵前的形象一直很好,在這個時候他也不願意暴露自己。

不過是因為太過喜歡四白之前的毛髮,喝了酒,想到四白毀掉了它那麼喜歡的毛髮酒忍不住折磨它,冇想到硬生生就把四白給折磨死了,事後她還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離開那裡。

明明毀掉毛髮的是蕭涼兒,可是他似乎冇辦法去對付蕭涼兒,他之前還有些希望在蕭涼兒的身上。

他想要個孩子不是嗎?

申雲咬著牙,他瞪大了雙眼一字一句說著,“蕭涼兒,你若是真的做了什麼,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不願意說是嗎?

蕭涼兒邪魅的一笑,拿出了一顆靈丹放在了他的跟前,聲音十分的洪亮,“這顆靈丹,是能讓人現出原形的,陛下既然說自己不是,可否敢吃下這顆靈丹證明一下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